桃花渡番外之乔子秋

乔子不懂,他去问师兄,雪告诉他,并不是天邙山上的所有弟子都是来修仙的,来这里修行的本就有十界各族的弟子,许多因为族类,本来就是修不成仙的,所以在天邙山上,弟子能学会的只有法术,而修仙之路,不在天邙山上,这个路每一个人都不同,只有弟子自己去寻。

5

“你发现了?”

“师兄的意思是我要下山?”

乔子秋见状就要上前帮他,一旁的阿䔧却拉住他,“这才刚开始,你和他不是一组,他自己的队友都没管他,你管他做什么?”

“怎么会这样?!”乔子秋惊讶地望着暗下来的天空。

“乔子秋你没有伙伴吗?”

“噗!”抽开的剑血蝙蝠身上顿时血流如注,翻腾两下,最终落在了地上,小狐狸在乔子秋怀里抖了两下最终化成小姑娘又落在地上。

然后他在梅花之后看见了一条蜿蜒在山壁间的回廊,透过回廊立柱之间,他看见了巍峨葱绿的群山,还有山间缭绕的仙云,以及飞舞的仙鹤,而他这一端,回廊的尽头,有风雪吹进去的地方,一个满身仙气的白衣男子踏雪而来。

不一会儿,大三三两两进入漩暗林结界,乔子秋望了望身侧的阿䔧,犹豫了片刻也赶在队伍最后踏入了结界,因为如果错过这一次,下一次漩暗林试炼就要在三年以后了。

小姑娘看了一眼雪做了一个脸,然后走到乔子秋面前跪下,“主人。”

“是少了一个,就是这个从山外混进来的,也是他破坏了结界。”雪顿了顿继续开口,“三年前永降临,北冥渊趁机逃出来的怪物不少,这些怪物,在十界各地肆意破坏,天邙山为了斩杀这些怪物,派出不少弟子,也有不少怪物被我们的弟子斩杀,这一次是他们对我们的警告。”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山中岁月容易去,世上春秋又几度。转眼之间乔子秋已经在清关学习了两年多,他来的时候是满天飞雪,而如今,转眼已经到了第三年的四月。而他也有幸参加了天邙山的第一次同集。

于是进入天邙山的第二天,乔子秋就正式开始了他的修仙以及养娃之旅,修仙自然是天邙山仙术,至于这个娃就是那灰狐狸,乔子秋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阿䔧。

“拿过来看看。”

雪笑了笑,双手负在身后,转身朝回廊里走去。走了几步,他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呆呆立在原地的乔子秋,“你即已经唤了我雪师兄,为何还不进来?”

第二日,乔子秋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草庐里,他摸了摸头,是宿醉后的发沉和微疼。

“没有,只是被你设在水池边的机关弄伤了。”小狐狸气鼓鼓开口,随后又问雪师兄,“对了,怎么少了一个弟子?”

乔子秋苦笑,他果然是天资不够的那一个,但是此路,他既选择,那么在他寻到真正的天邙山之前,暂无归途。

“嗯。”

“乔子秋。”

又过了三日,乔子秋睁眼看见的还是满山风雪,第四日他抱着小狐狸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雪地里的时候,他终于看见了一树开在雪地里的梅花,等雨说过,见梅花,即见山门。

“是!”

不过为了让你有更多选择,也怕你不喜欢虚渺门,所以,天邙山上的每一个门派,她都写了推荐。”说着雪师兄把信打开,果然是厚厚一叠,数百份。

虽然他仍站在雪地里,但是那白衣男子周身的温润,却让他如沐春风,这男子笑了笑告诉他,他叫雪,一个温暖的男子却有着一个寒冷的名字。不过乔子秋却也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名字更配这个男子,白衣胜雪,斯人如雪。

乔子秋狐疑地看着阿䔧,“这些你怎么会知道?”

雪师兄走到乔子秋面前却不问他,而是朝他怀里的小狐狸开口:“你发现什么异常了吗?”

“你醒了。”

“不错,今后你还是住在这里,但是以后就要和阿䔧去虚渺门学艺。”

乔子秋依旧不忍,阿䔧无奈地跺了跺脚,飞身到那藤条树侧面,对着侧面一个圆形的树洞,伸手进去挠了挠,只见那树竟然发出人一样的笑声,然后松开了困住那弟子的藤条。

“在下乔子秋。”乔子秋放下怀里的小狐狸恭敬地朝雪一礼。

乔子秋拜入虚渺门以后,却没有立即进入虚渺门学习,因为天邙山各派新入门的弟子会统一在清关,即天邙山统一管理新入门弟子、修习天邙山基本法术的机构,学习以后才会正式进入各门派学习。新弟子需在清关学会腾云术、御剑术等基础法术。

这声主人更是让乔子秋大惊失色,“我,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主人了?”

雪笑笑,回了一礼,“我知道,阿雨告诉我了,她怕你会寻不到山门,提前知会我,可惜这些日子我却不在山上,我一回来就急着来这里寻你了,抱歉,回来的迟了,让你多寻了半个月。”

“今日起?”

从那日之后,乔子秋在天邙山上的每一个寒来暑往都变成了日复一日地修习,当他几乎又要忘记今夕何夕时,那个红衣女子的身影就越发清晰,他时常会梦见她,梦见她坐在三生茶楼的楼顶,做着等雨一样清冷的神情望着西北方。

雪师兄的话音刚落,整座天邙山都响起浑厚低沉的钟声。

6

茶楼里并没有看见阿九,所以乔子秋就陪着等雨在窗下坐了一整日,他们看着挽江波光粼粼的湖水,等一个不会再归来的人。

“是!”

乔子秋到达演武场的时候,场上的人都已经三三两两成组。

从前的他,作为乔府的公子,他以为他会继承父辈和乔府的荣光,也成为了荻花城的守护神,守护着到自己没入尘土的那一刻,但是后来,他遇见了等雨,还遇见那个让他满心欢喜的女子阿九。

雪看了乔子秋一眼却没有开口,而是朝演武场上众弟子开口:“各弟子立刻回到清关,没有召唤不得出来。”

乔子秋拿出等雨给他的信递给雪师兄,片刻之后雪师兄看完信微微一笑开口:“她倒是了解你,也懂得为你想。阿雨建议你拜在虚渺门,天邙山中弟子最多的门派。这个门派弟子众多,所以实也就参差不齐,在修习方法上面,这个门派有最全面最系统的基础修习方法。

“对了,十日后就是试炼,如果过了试炼就要离开清关去到自己拜入的门下了,你准备好了吗?”

不知不觉喝得醉了,不知不觉入了梦了,今夕何夕?今夕何年?望红尘,忘红尘,我思何人?何人思我?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快走吧,快走吧!”随后拉起乔子秋就走。

不一会儿,雪师兄望着岷山顶的方向朝乔子秋、阿䔧开口:“我要去岷山顶开会,你们先去我的轻溦阁,记住,既然镜玄先生封山,那么此事非同小可,不要捣乱走动。”

乔子秋点点头,神色黯然地接过地图,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啊,她已经不记得他了。

雪笑了笑,“不是我送你回来的,是你的小狐狸带你回来的,不过她送你回来以后,又去我屋子偷喝了我的酒,估计是要醉上几日了。”

1

又在雪山里走了半个多月,小狐狸在他的照料之下一天天恢复元气,毛发也开始发亮,但是这半个月以来乔子秋却一直没有找到天邙山的山门。

“我自己认的呀!我发过誓,只要有人救了我,那就是我的主人,无论好人、坏人,无论是十界何种族,都是我的主人。”

因为时间久远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在天邙山待了多少年岁,但是山门的梅花树没有变,万里的雪山没有变,就连雪也没有变,时光飞逝,有些东西还是亘古不变的。

雪看了一眼乔子秋手上的狐狸随后开口:“山上的弟子,养些御行兽作为坐骑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的这个并不是普通的狐狸。”说着雪师兄点了一下狐狸的额间,只见那灰狐狸瞬间在乔子秋怀里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小姑娘。

阿䔧焦急地望着乔子秋见他依旧不松动,最后只得无奈地开口:“长话短说,我其实就是雪的同门师妹,只不过这些年我都没有通过试炼,我已经准备下山浪迹天涯了,结果又在山门外遇上你,所以就决定做你的御行兽了。现在漩暗林这个情况肯定是有人动了结界,里面会很危险,我们先出去再说!”

“怎么了师兄?”乔子秋走到雪师兄身边担忧地开口。

九重天上的红衣姑娘?阿雨说,她不记得你了。”

乔子秋离开荻花城的时候时值盛夏,他去茶楼向等雨告别,自从乔子期离开后等雨就很少说话,她总是坐在窗下,望着江水,一坐就是一整日。

“那这件事,镜玄先生知道了吗?!”

乔子秋吓了一大跳,想不到这几日他抱着睡的竟然是一个半大的小姑娘。

“警告?那以后还会再来?”这回小狐狸终于不再掉以轻心。

从前天邙山的同门集乃是一年一次,但是后来十界经历大战,乔子期重祭天地,十界各处祸乱百出,各业百废待兴,天邙山的弟子皆赶赴各地平叛祸乱,帮助大战后的废墟重建文明,所以天邙山的同门集便改为了三年一次。这一次同门集也是今古时代天邙山的第一次同门集。

2

乔子秋把小姑娘扔在地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你你你……”

“我!我与他组队!”雪师兄的话刚落音,歪歪斜斜跑过来的阿䔧撞在乔子秋身上化成了少女的模样,“师兄,我也算天邙山弟子,我和他组队吧!”

“好!”乔子秋不再犹豫,一把捞起阿䔧随后投入那个水池。

“你到了天邙山,就把这封信交给雪师兄,天邙山的一切,自有他照应。”

“没有,不过我出发之前,她给了我一封信。”

不一会儿二人走出密林,来到一片草地,草地上有一个小水池,阿䔧看见小水池欢快地奔过去,“有个水池,身上的臭血终于可以洗一洗了。”

当乔子秋感觉时光在他身上的印记越来越缓的时候,当他觉得自己可以清晰地听见远山的花和雪的声音的时候,师父告诉他,他可以出山了,像从前无数的师兄师姐一样,离开天邙山,找寻自己的修仙之路。

乔子秋带着小狐狸阿䔧到了轻溦阁,一直等到深夜才等到雪师兄从岷山顶回来,雪师兄回来后便朝二人开口:“从今日起天邙山封山,今日之后天邙山再无新弟子入山,此届新弟子皆无须试炼,直接入各门派学习。”

雪看了一眼地上的小狐狸,又望着乔子秋开口:“她天赋不凡,既然都进来了,我看就和你一起拜师吧!”

“倒也无妨,那酒是阿雨送给我,就是在荻花城买的,下回你从荻花城过来,多带几坛赔给我就是了。”

阿䔧嗯哼一声,最终又变成小狐狸。

“师兄?”

“对啊,我好歹也做你的副考官,弟子总要数一数的吧!”小狐狸一脸不在乎地开口。

“她如此说?那……”

“那就好。”

“不错,下山。许多弟子会在游历之中找到自己的路。”随后雪师兄拿出一幅地图,“这张地图是阿雨给我的,由阿雨和菖蒲共同所绘,描绘如今的中土大陆,图上对于城池、河流、山川都做了详细的标记。你带着,希望对你的游历有所帮助。”

乔子秋点点头。

乔子秋看了一看灰狐狸,叹息一声,最终还是朝天邙山走去。可是,走了几步之后,他又退了回来,把奄奄一息的小狐狸紧紧抱在怀里,冒着风雪,继续前进。

乔子秋望过去只见刚才绿绿的草地都变成了一根根细细的针,而刚才,那个明明还在十丈之外的小水池此刻竟然已经渐渐地朝阿䔧靠近,乔子秋眉头一紧,立刻取出佩剑,然后御剑飞至阿䔧身侧把她捞了起来。

因为养着阿䔧,而且阿䔧还时常会变成小姑娘,所以雪师兄没有安排他和其他弟子一起住在清关宿舍,而是单独为他在离自己轻溦阁不远的悬崖边辟了三间草庐,让他住在这里。

第二日,离开山门的时候,乔子秋发现天邙山的山门外又是大雪纷飞,他来的时候这里是大雪纷飞,想不到离开时依旧是如此。

乔子秋进天邙山的时候,已经大雪纷飞,他从大陆东边的荻花城走到了大陆西北边的天邙山,从盛夏走到了寒冬。看着满天飞雪的雪山,乔子秋突然想起离开荻花城时在挽江边听到的那歌谣,“杳杳兮,飘兮,汝赴春秋,汝赴花月,汝赴山雪,汝赴仙途,任岁月静流,盼故人归兮。”

试炼这日乔子秋却起晚了,原因就是前一晚阿䔧突然发烧,乔子秋照顾了她大半宿,再次醒来时,日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脸上,乔子秋突然惊坐起,提着剑就朝演武场赶去。

乔子秋抱住小狐狸,只感觉一股腥风迎面袭来,乔子秋没有抬头,下意识挥剑挡开这股凌厉的风,然后抱着阿䔧飞身落在旁边的高树上。落定后只见一只巨大的血蝙蝠正在他们刚刚站定的地方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但是没想到阿䔧跑到一半就哇哇大叫地在原地乱跳,“主人,救命救命,疼死了!”

一众清关弟子皆是疑惑,这小狐狸他们也见过,虽然是修成人形,却是乔子秋的御行兽,为何可以作为弟子和乔子秋组队去漩暗林呢?不过既然雪师兄也没说什么,他们就也不敢多言。

到了雪的身侧他才有些赧然地开口:“雪师兄山上可不可以养宠物?”

乔子秋抱着在雪地里瑟瑟发抖的小狐狸,坚定地踏上下山之路。

三人一听皆是脸色大变,乔子秋是第一次听到这种钟声,但是他知道,此钟响代表了天邙山封山,此事绝对非同小可。

可是他没有看到他离开后阿䔧也醒来,歪歪斜斜地跟在他身后。

乔子秋满脸冷汗,这果然,很阿雨。

而那个她已经生活在九天之上,他们的距离不是生与死,却是遥遥九天,有他不可跨越的彩云和星辰,他必须去到能与她比肩的世界,突破现在的身份,他需要,修仙。

“漩暗林处处陷阱,你还是变成小狐狸躲在我的广袖里吧!”乔子秋御着剑朝被他一把捞起的阿䔧开口。

乔子秋皱了皱眉头,随后口中念咒,只见他周身一股旋风刮起,他身上的青袍在风中猎猎作响,飞起的广袖中数张燃烧的符咒飞出,燃烧的符咒将血蝙蝠团团围住,符咒的光让血蝙蝠不敢轻举妄动,就在此时,乔子秋眸光一凛,执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身刺向血蝙蝠。

“啊?”乔子秋愣了愣,他没想到平日虽温和却极少玩笑的雪师兄还有这样的时候,随后立刻开口:“一定,一定。”

十日后,试炼。

4

雪师兄看了一眼阿䔧,眸光顿了顿,片刻之后还是伸手打开了漩暗林结界口。

乔子秋领着小狐狸去虚渺门拜师的时候,小狐狸却不愿意拜在门下,而是选择就要做乔子秋的御行兽,已修成人形的精族做御行兽,天邙山有,但是虚渺门却没有,众虚渺门的师父自然乐得接受。

“你还没有告诉我……”

“雪师兄。”乔子秋上前拱手朝雪开口。

“和我一起拜师?”

席地而坐,推杯换盏,随意畅谈,兴致时还会起身引吭高歌,或比划一二,乔子秋如稚童第一次见过外面的世界一般,跟着叫好,也跟着见识那个他从未见识过的世界。

乔子秋起身,发现阿䔧变成狐狸,趴在窝里呼呼大睡,嘴角还流了大摊口水,一见就知道她昨天定是也偷偷喝了不少酒。乔子秋给阿䔧盖上被子然后走出门,只见悬崖边迎风而立仿佛随时都会羽化而去的白衣男子。

“主人……”阿䔧可怜兮兮地开口,就在此时,漩暗林的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似乎马上就要天黑。

雪师兄看着小狐狸,周身突然瞬间散发出巨大的威慑,乔子秋险些站不住,地上的小姑娘显然也受不住,滚了一圈又变成了灰狐狸。

他望着远山的雪迈出了脚下的步子,半山腰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只灰狐狸,毫无光泽的毛发,奄奄一息地躺在雪后的枯草中,万物有灵,可也生死有命,这只灰狐狸应该是熬不过这个冬天的。

“我觉得阿雨说得对,你先去虚渺门试试,不喜欢了就拿出一封换下一个。阿雨信里面就是这么交代的。”

看着小狐狸受伤的两只脚,乔子秋暗叹一声,收回剑落在一棵高树上,拿出布巾帮她包扎。

“找到你的路,再回荻花城。”

乔子秋看着各地赶回天邙山的师兄弟和同门们,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从前等雨口中那个让他心之神往的同门集。各大门派在外游历或者已经出师的弟子都会回来,在同门集上或切磋技艺或分享在外游历的所见所得,有的还会带回几个新鲜物料,供同门和其他门派同人观摩一二。

3

雪回神,依旧朝他温暖一笑,但是这一次乔子秋在他眼里清晰地看到了孤独。

乔子秋看着这厚厚的推荐信有些怔然,愣了片刻之后,忍住发酸的鼻子朝雪师兄开口:“那雪师兄以为呢?”

乔子秋踌躇满志一笑,“但试无妨。”

果然水池就是一个结界口,乔子秋出来的时候,演武场上已经有不少弟子,这些弟子似乎都受了重伤,而不远处,雪师兄一脸寒霜地站着。

乔子秋这才回神,赶紧抱着地上的小狐狸追上前面的雪。

乔子秋走的时候等雨突然叫住他,给了他一封信。

乔子秋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压下心中的疑惑没有多问。

“阿䔧是你的御行兽会随你一起去。”雪望着一瞬神色黯然的乔子秋开口。

“你又知道?”这一回乔子秋紧盯着阿䔧,没有轻易放过她的意思。

乔子秋一愣,阿䔧竟是偷喝了雪师兄的酒,随后他赶紧拱手道歉:“实在抱歉,还望雪师兄多担待,等她醒来,我一定好好管教她。”

“是!有人动了结界,”阿䔧神色突然严肃,“主人跳进那个水池,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阿䔧飞身回乔子秋身侧,“这树叫见笑见笑,你越放松它也会松开,你越紧张就会绞得越紧,而且被它拖入地下也不会有事,顶多不通过此回试炼。”

“嗯,镜玄先生应该已经知道了。”

“不不不,是我天资不够,山门不开,这不能怪雪师兄。”乔子秋连连摆手开口。

“你这也太草率了吧!”乔子秋无奈地开口,随后求救地看向雪师兄,“师兄这……”

“嗯。”雪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语气一转开口,“对了,对了阿雨可还带了其他什么话?”

“我……”阿䔧低下头,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然后突然变成狐狸的模样扑进乔子秋怀里,“救我!”

“如何?”包好后乔子秋放下小狐狸。

乔子秋进入试炼林发现这里的天空一片昏暗,与天邙山完全不一样,就在他小心观察四周时,只听见前面突然传来惨叫一声,只见先前进来的一个弟子被一棵满是奇怪藤条的树牢缠住,藤条一边缠住弟子一边不断地蠕动,把那弟子拖入地下。

“自然,我们继续斩杀他们,他们就有机会继续再来,这一次他们没有杀人,只是想警告我们,天邙山他们来去自如。”

众弟子三三两两离开,乔子秋也准备离开,雪师兄却叫住了他。

“这个事吧,说来话长,今天肯定是说不完了,今天最重要的事是通过试炼。”阿䔧打断乔子秋。

乔子秋一愣,他记忆里的雪师兄永远是白衣胜雪,如沐春风,他的笑容永远如寒冬暖阳,但是此刻,他却觉得这个雪,很孤单。

他刚站定,雪师兄就开口:“既然现在大家都选定了自己的伙伴,那么现在就出发去,伙伴要相互照应,天黑之前出来就算过关了!”说完雪师兄看了一眼落单的乔子秋皱了皱眉头。

“嗯,多谢雪师兄送我回来,给你添麻烦了。”

乔子秋点点头,接过了信,当日夜里就乘着月色出发了。

“那阿雨可曾带了什么话吗?”

离开荻花城以前,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一座养育他而又被他守护了二十几年的城池。

天邙山乃世传修仙名山,慕名而来之人甚多,但是能够进入天邙山修习仙术的却少之又少,因为天邙山的山门只对天赋异禀者敞开,凡天资平凡者根本找不到天邙山的山门。

同时,他还知道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他对这世间的窥知只不过是极少极少的一部分,他想去看看更广阔更高远的世界,想去看看他闻所未闻之事,见所未见之人。所以他选择去天邙山学艺,修习仙术。

“从今往后希望你谨记作为天邙山弟子的责任,除天下之邪祟,守十界之安稳,也希望你可以尽早找到自己的路。”

“我……”

加载中…